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大众书局促销,《我们这样长大:新加坡的童年生活》有折扣至十月低。

Advertisements

联合早报 · 现在 · 四方八面

9月4日2012年

客船钟声

李永乐

“这样长大”之外

那天晚上,当众多国人守候在电视机前,准备聆听总理的国庆群众大会,我却跑到大坡尼路的茶渊,参加翁燕萍主持的一场读书会,听她导读撰写的《我们这样长大:新加坡的童年生活》这本书。总理的重要演说,隔天各路媒体必有详尽报道,这是我选择“听书”的单纯理由。

几年前曾出席燕萍《悄逝的记忆》纪录片欣赏会,那时就感觉像她那样不仅念旧,还愿付出时间与精力,热心投入文化保留工作的年轻人,在当今社会毕竟已不多,这本书的出版,更让我感受到她的热忱。

《我》书不是纯粹感性的表白,正如她引言所说,“这本书并非我和我家人的自传,我们的经历也只属个人”,书中记载的是过去六十年,新加坡少年儿童不同的成长经验,这就使得《我》书非但“有点有线”,也具备“面”的覆盖率。

本书分成“引言、出生、家庭、吃喝玩乐、教育、健康、福利、展望”七章,结合历史资料与个人访问,窥探岛国政治、经济、社会、家庭与文化等因素,书中既有大时代的背景,也有趣味性的小故事。

可以用几个形容词,概况描述本书的特点,就是内容有软有硬,场景有大有小,笔调有理性有感性,用词有严肃有轻松,还有散发历史韵味的老照片,以及轻松逗趣的漫画插图。

本书也有激发思考的空间,比如说《家庭:成长的环境》这一章,举了个祖孙沟通问题,就很能引起关注,一对姐妹花到医院探望祖母,平日在家以英语交谈的她们,无法和只会福建方言的阿嬷交谈,那个情景不能用“滑稽、尴尬”来肤浅解说,更多的是体会当中深层的无奈。

或许是篇幅有限,触及的课题又很广,由《我》引发的思考,本可延伸到更多价值观转变的问题,但是本书没有太多的发挥,这是今后可以探讨的部分。怀旧除了感性的层面,尚有更多反思与促进的空间。要不然,“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温故知新”这几句成语又从何而来?

燕萍的这项努力值得肯定,我也希望从这个基础出发,更多类似的研究和出版能就此展开,我们虽然要不断“迎新“,却不能老是“弃旧”,每当见到不识字的老人家,在家无法和孙辈交流,出门看不懂招牌听不懂广播,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酸楚。

  对了,“八方”出版此书,当然也要一赞。

联合早报 · 现在 · 四方八面

9月6日2012年

开门见山

韩山元

我们是怎样长大的?

8月26日李显龙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上的讲话,用了大段时间谈他的童年往事,这番十分感性的讲话令在场的许多人为之动容。的确,每个新加坡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故事,这些故事汇聚起来就是新加坡历史的一部分。

很巧的是,就在李总理演讲的当晚,茶渊读书会主办的导读会,导读的是一本讲述新加坡人童年生活的书:《我们这样长大》,由作者翁燕萍亲自导读。

从当晚的导读会看来,童年是最能引起人们怀旧情绪的人生阶段,童年所受的影响和教育对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是关键性的。童年生活的点点滴滴,是一个人终身都抹不掉的烙印。俄国文豪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但不幸的家庭却有各自的不幸。我们也可以说:幸福的童年都是大同小异的,不幸的童年却有不同的不幸。

当新加坡还是穷人占多数的年代,你穷我也穷,做穷人家的孩子其实没有多大的痛苦,“穷中作乐”的趣事倒是不少。不是没有衣食住行之忧,而是所有的忧都让父母亲承担了,很少让孩子分忧。

我们很小就懂得与玩伴分享快乐,甚至与小朋友“共产”,请别误会,以为我们年纪小小就信仰共产主义,不是的,所谓“共产”就是有福大家享,有钱大家用。那时我们这班穷小子穷得发慌,想看电影没钱,想去公共泳池游泳,连买入门票的两毛钱也没有,怎么办?穷则变,变则通,我们就到阴沟里拣人家掉落的银角,大家讲好,不论谁拣到多少,都不私吞,而是大家“共产”,一起去吃东西,去看电影和游泳。

花钱买玩具是奢侈行为,但是童年的我们却有许多免费的玩具和游戏,我们到福康宁山捉会打斗的黑蜘蛛,抓小鸟,玩捉迷藏,打野战,还可以在地面画个棋盘玩跳棋,一分钱也没花到。在这种类繁多的游戏中,我们充分发挥创意,我们只是缺钱,不缺童真,也不缺智慧。

童年大家一律平等,长大后有人驾德士,有人驾马赛地;有人当小贩,有人当大学教授,这时人与人往往就有隔阂,就像鲁迅的《故乡》所写的,小时候的玩伴闰土,长大了见到当官回乡的鲁迅就手足无措,恭谦地叫鲁迅一声“老爷”。

董桥在《没有童谣的年代》一文中说:“……资讯随着影像科技的发达传入千万个家的电视机里:孩子们在悲欢离合的真假故事中早熟了。人类进入没有童谣的年代。”而我在想,在那个大家都是穷孩子的年代,我们其实也是早熟的,但那是思想的早熟,我们年纪很小就思考为什么社会那么不公平,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不平等,我们长大了要改造这个社会,使它变得合理。记得有一年儿童节(那时是4月4日),光华戏院放映《三毛流浪记》招待小学生,看到三毛的悲惨遭遇,好多小同学都感同身受,放声大哭,此情此景,终生难忘。

昨晚才刚接获的消息:我的新书——《我们这样长大:新加坡的童年生活》在发布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已进入大众书局十大畅销榜。

特此感谢各位公众的支持!!! ; D

在此附上由八方文化创作室制作的海报。

NTUC Magz_Se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