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9

缘分这东西很奇妙。

 

昨晚去看了场法国电影。旁边坐着一对中年华籍夫妻,一面看电影,我一面听到左边的先生和他的伴侣交谈。我右边的坐位坐着的不是人,是个包包。哈哈!我买票的时候看到两旁坐位的票都卖出去了,不知何故买票的人没来,坐位被另一个观众拿来放她的包包了。

 

法国电影讲述的是一名作家在写作期间发现家里物件和家人变样,一边看我其实也有股冲动想跟身边的人交谈。象左边那位先生问太太:“又变了啊?”太太说:“嗯。”我们就象电影里的主人公,也对画面上人物、景物的变化感到不可置信,也想跟身边的人查问一下。

 

影片放映完毕,我听到一些观众即刻发出一声:“huh, 就这样结束了?”的一声感叹。缘分的东西就是很奇怪。那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感觉。我居然有股冲动想跟坐在我左边的那位先生说话。好像有股莫名的亲切感,念头闪过的下一秒,我已经开口问他:”看懂吗?“ 先生摇摇头,我开始自以为是地跟他解释,他的另一伴也凑过来听,听完后便跟我道谢。

 

可能是我自大,看完电影后就自认一般观众肯定会有些人可能无法完全”看懂“这部影片,所以很乐意地想跟人分享我对这部电影的解读。还好,他们两的表情是充满谢意的。我解释完后发现整个原本爆满的电影院就只剩下我们三人和一个打扫人员了。呵呵。

 

这对夫妻看起来很有修养,我很喜欢他们。好像戏还没散场前,我在漆黑的空间里,坐在他们旁边时就感觉到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我们步出戏院,一同搭电梯时,那位太太跟她先生说:”她看起来很面善。“ 哦!我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了。我在等”台词“的出现。她问我是不是xxx——她连名代姓地称呼了我一声。我说:”你来看过我的电影呀!“  嘻嘻。

 

我被自己的观众认出来了。这世界好奇怪!真的有那么小吗?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次我去见一个potential employer的时候在拥挤的巴士里向一位aunty问路,她回答我后立即问我是不是xxx——又是连名代姓地叫了我一声,喔。很奇妙的缘分吧。那位aunty这么合我的眼缘,我怎么在那么多人的巴士上偏偏选种她?哈哈。

 

还有另一次,在家附近迎面走来一个路人,第一句话就是看着我,手指着我说”xxx“—— 你知道啦,就是连名代姓啦!啊,那是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被观众认出来。我发现,他们大多数也知道我有写作。他们好厉害喔!其它两次被认出时,场面尴尬,我就不说了。嘻嘻。

 

不过总的来说,虽然我暂时没有新的电影作品,在我努力体验生活的时候,偶尔这些可爱的缘分在我生命中围绕着我,提醒着我,曾经受过人家支持过的幸运和幸福——挺窝心的。呵呵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