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9

Below is a member of public’s feedback on Diminishing Memories I & II. I’m very glad to know that the films could impact on young Singaporeans, even though they have not experienced Kampong life before! I once got some feedback from a young Taiwanese who saw my film at the Taiwan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 she told me how DMI impacted on her and how she couldn’t put the things I said during Q&A away, when she was watching other films at the festival, and on her way back home that screening day. I was very glad and moved by the impact the films made upon overseas audience and wondered if it would have the same effect on young Singaporeans? 😉 Truely happy to have received the feedback below…. 😀
 
 

翁小姐:

 

你好!我在NUS Museum 观赏过你的影片,但因为前些日子正忙着赶作业,一直没时间给你发封电邮,述说我在看了你的影片之后的一些感触。我很喜欢你的影片,也有打算把你的影片作为我的一篇小型论文的研究对象,希望你不会介意。我也希望有机会的话,可以向你购买你的影片,因为那天我身上只有十元(我忘了NUS Museum 那里是没有提款机的),就这样我错过了这个宝贵的机会。

 

我自己没住过甘榜,我的姐姐倒是在甘榜住过两年。我的童年回忆是组屋楼下的游乐场,卖着各式各样糖果、冰棒、零食和巧克力的杂货店,以及家里的彩色电视机。不过对于你的甘榜,我还是颇有感触的,当你和你的甘榜道别时,我感动得哭了。其实,任何的离别都是感伤的,对一个不懂事的9岁小女孩来说,还没真正明白为何要离别,就被迫告别甘榜同样是一件伤感的事情,差别或许就在于当时还没来得及搞懂,而现在终于明白了。然而消逝的、失去的,又何止是林厝港的甘榜,这里头还有你的童年,所以说这个影片除了是为了寻回你的甘榜之外,里头也还包括了你的自我发现(a self-discovery)。比较特别的是,在你录制你的第一部影片时,你才恍然发现自己的甘榜终究是被拆掉了,自己消逝的童年是不愿长大的自己必须面对的遗憾之一。对我而言,我不曾因为我没住过甘榜而感到惋惜,但是我却会为我那就快被自己遗忘的童年记忆而感到惋惜。我的童年也许平平无奇,但终归是自己的童年,在突然发现自己即将失去某样东西时,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原来根本无力保存多一点什么。就是这样,消失的难免带着浓浓的伤感,这就是我在你的影片里发现的。我猜想观看你的影片的观众当中,有的上了年纪住过甘榜好多年,对于甘榜的回忆是凉凉的晚风和洋溢着温情的甘榜街坊。而年纪轻的,虽来不及体验甘榜的情趣,却依旧可以被你的影片所感动,因为我们都有过成长的经验,成长不就是对自己的童年的一种告别仪式吗?

 

我同其他人一样,是比较喜欢第一部影片的,但是你的第二部影片也有不少优点。尤其在你尖锐的提问背后,我仍旧能够感觉到一丝丝的哀愁,因为像你说的,这是一场未完成的葬礼。很多时候,我们其实没勇气去面对死亡、离别甚至是自己,或许当我们严厉苛责经济发展的步伐太快太极端时,我们忘了要先审视自己心灵的落差与失望。换言之,对于一个地方的最好纪念,是从认识自己到体味人生的经过。所以我很喜欢你的影片和你影片中散落的金玉良言”–人要学会向前看,学会放下。如果你的影片纪录的是一个早已找不回的林厝港甘榜,至少我们身为观众的,从中找到了面对遗憾以及离别的勇气。谢谢你给了我们一个如此难得的机会,可以停下来审视自己的心灵深处,并从这里寻获继续前进的力量。

 

如果你还会在其他地方放映你的影片的话,还希望你能通知我一声。我也希望有时间及机会能多了解一下你制作这部影片的过程,也希望到时候可以购买到你的这两部影片。

 

舒瑜

 

Advertisements

人生的镜头

Posted: September 2, 2009 in Column 专栏

早报副刊:《四方八面》专栏

刊登日期:02/09/09

 

电影里常常出现很广阔的镜头,远距离用很广的角度去拍摄一些景物。通常拍的是风景。在这样的镜头里会看到很辽阔的天空、山、树、水和土地。镜头里包含了很多的东西,但每一样都显得很渺小。电视人总爱用特写镜头加慢动作来处理煽情的情节。在我们的人生里,什么时候该用特写,什么时候又适合用远镜头呢?

  一部摄像机的角度,其实也是我们看事情的角度。角度一不同,效果很不一样。我们都爱犯错。爱犯只看见自己没有的,而忽视了我们已经拥有了的东西的错。我们没有的,我们爱用特写镜头去看它。放大了自己没有的,所以容易不开心。而我们所拥有的呢?我们总爱用远镜头去看,所以自己所拥有的每一样变得很渺小,渺小到视而不见。看不见应该感恩的,所以我们没有珍惜。

  让人感动的,开心的,安慰的事,用特写的镜头看个清楚。甚至就用镜头去把它定格住吧。将它收在心里,藏在心底,锁在记忆里。让人不愉快的事,用远镜头吧。广角镜头(wide angle lens)可以让你看到更大的世界。你不愉快的事其实可以很渺小,渺小得不再那么重要,渺小到不再那么大不了。因为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可以不用那么难过。

  因为电影银幕很大,所以适合用广角镜头来拍摄远景。如果你的银幕很大,再加上特写,里头的东西将大到令你吓一大跳。相对的,电视屏幕就小得多了。所以电视里常用的是较近距离的镜头,包括特大的特写。你的银幕有多大?你在什么时候用了什么样的镜头呢?若不开心,换个镜头吧。每个人的人生都是部戏,大家都应该是自己的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