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9

《联合早报》1/2/09

 

虽在商业戏院上映 拍纪录片无法当全职

——纪录片导演翁燕萍

 

  虽然近两年推出的剧情长片约30部,不过素质普遍不行,叫观众眼前一亮的反而是纪录片。

 

  纪录片从早期陈彬彬一人的默默耕耘,已演变到去年《解放的三寸金莲》(Feet Unbound)、《鬼节》(Ghost Story)和《我为英狂》(Mad About English)商业性戏院上映;另外,缅怀林厝港的《悄逝的记忆I & II》(Diminishing Memories I & II)在艺术之家上映,以伊朗女子足球队为题材的《梦的面纱》也在新戏院上映。

 

纪录片思路难掌控

 

  纪录片素质叫好,是因为工作团队小,制作成本低,内容比剧情片容易掌控?

 

  《悄》导演翁燕萍受访时说:未必,奥斯卡得奖纪录片《企宝贝》(March Of The Penguins)花了很长时间拍摄,讲述环保的《不愿面对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用了很多视觉特效,成本也不便宜。

 

  她认为,剧情片凭着剧本走,纪录片最难掌控的是思路:有重点和大方向,但无法掌控受访者要说什么,有时候整个故事因此改变。纪录片导演是一边拍一边发展内容。有时要补拍,所以等到剪片才做结构并不稀奇。

 

  本地纪录片成本一般不超过50万元。翁燕萍坦承投资市场不成熟:我们的社会对艺术领域缺乏价值概念,很多基金慷慨支持教育、医药,但对纪录片的支持很保留,往往会说没有资助的先例;即使是新加坡电影发展司,纪录片的资助是在短片项目。

 

  谈到戏院对纪录片的支持,她说:院商片商对纪录片的信心还是不够。

 

  另外,国际上纪录片节不多,纪录片要靠走影展引起片商注意以发行不容易。

 

本地拍摄绑手绑脚

 

  翁燕萍说,拍纪录片无法当全职,她劝请有志从事纪录片的人,尽力找资源,不要耗尽自己的精神和钱,否则难走长远的路。

 

  谈到本地拍纪录片会绑手绑脚吗?她说:当然会啊!本地人有个怕的心态,但怕什么,自己不清楚。有争议性的题材,导演怕踩到地雷,人们不愿意受访,投资者不敢出钱。不过,精彩的纪录片题材,往往是富争议性。

 

  那本地纪录片能走到海外吗?她说:承载的内容若广,就可以走出去。

 

  (文/李亦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