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8

联合早报副刊-现在 (四方八面专栏)

 

作者:梁海彬2008-11-21http://www.zaobao.com/fk/fk081121_508.shtml

 

又是记忆。当然,片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悄逝的记忆》是翁燕萍对于那一段已经不复存在的回忆的再现。去看那部片,除了因为一律的好评如潮,也是因为那是一段我不曾参与过的时光,而如今机会来了。片子好像一篇日记,导演徐徐道出了自己的童年回忆,人与事。片子又好像一篇散文,娓娓道出自己的惆怅与欢愉。

  导演试着从许多人的角度看那一段回忆。于是这一部作品就不只是属于翁燕萍的了,也属于那些前林厝港(我觉得这样的称呼很贴切)人们,属于看戏的人们,属于住过甘榜的人们,甚至也属于从未住过甘榜的人们。毕竟,当我们用甘榜一词时,就早已预设了观众群。

  我不曾住过甘榜。但是,我早已从父母不时的叙述之中建构出当年的甘榜。服役时我与自然挨得最亲密,所以当导演在片中描述雨滴的声音、泥土的芬香,我是可以明白她的心情的。导演提及她的狗,我妈妈也曾提及她家的狗儿。当年搬迁计划一实行,我真不晓得有多少狗就这样随之消失,死去。如今街上甚少看见自由跑动的野狗,野猫却不少,我不禁担心哪一天,时代会走到一个阶段,连猫儿都必须退到岁月的幕后。我想我可能会很接受不了那个时代。

  我想起了陈彬彬的《备忘录》。也是在挖掘记忆。回忆真的如此重要!人到了生命的尽头,就只能由记忆来证明自己曾经留于世间的印迹。影片中好几个人说:不可能再有林厝港了。对于这一点,有的人抱着无限的怀念默默走在人生之路;有人频频回顾却也很自在地走下去;有人拿起了摄影机给那段记忆作了一场简单的葬礼。

  朋友M对翁燕萍的那一份想法很有感觉。她说,如果这是对林厝港的一个祭奠,那么翁燕萍释怀了吗?翁燕萍的母亲在镜头前含泪劝女儿放下,镜头后翁燕萍早已湿了眼眶。前林厝港已经死了,翁燕萍悄悄地安抚着坟墓。参与了她一部分的我们期待她自在上路的潇洒姿态。

Advertisements
Dear all,
Hi hi, thank you for your interest and support on Diminishing Memories I & II.  As the public run concluded at The Arts House on 1st Nov 2008, screening tour of Diminishing Memories I & II begins!  Interested educational institutes, organisations, clans and associations/groups etc are welcome to drop an email at diminishingmemories@hotmail.com to enquiry about screening the films at your venue with the director’s Q&A.  Thank you!
 
大家好!
谢谢你们对《悄逝的记忆1、2》的支持!随着两部纪录片在艺术之家11月1日的最后公映,这两部影片的巡回公映也即刻展开了。欢迎有兴趣邀请导演前来放映《悄逝的记忆1、2》的教育学府、机构、会馆和协会等电邮 diminishingmemories@hotmail.com 询问详情。谢谢!
 
   Protected Sign    LCK sunset b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