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8

波东巴西乡居岁月
——
看本地纪录片《悄逝的记忆》有感

2008-10-30

联合早报-缤纷

图文/江燕玲

  深情感性的纪录片制作人翁燕萍的《悄逝的记忆》一、二集,前者是2005年的作品,缅怀了满载她九年美丽童年回忆的故居林厝港,乡间景物,故居情深,牵动了我的思乡之情……

  我也曾有过一个菜园故居,然而我比她幸运,十五岁才离开乡村,住进门户深琐的政府组屋。搬迁之前虽也无限依恋,但不像燕萍那般哀恸。

土生土长空中成长

  我的乡村波东巴西,远远近近都是菜园,有疏疏落落的亚答屋、绿油油的菜地和长满浮萍的池塘,池畔垂柳随风,炊烟夕照,鸡鸣犬吠,如诗如画。乡村的人情、人性,俨如泥土一般朴实。很自豪自己是脚踏实地在乡间土生土长的人,常嘲笑同学们是养在空中楼阁的城市人,他们见了小虫往往要大惊失色!乡居,造就了我不怕蛇虫鼠蚁的大无畏精神。与大自然中草木虫鱼为友,我的童年丰富而精彩。

  影片中,燕萍分享了她的审美感悟:她忘不了下雨时屋顶弹雨的美妙交响曲。我住的波东巴西因为地势低洼,豪雨必酿成水灾,一年里总有几次沦为灾民。住的是亚答屋,稍大的雨,屋顶必定漏水,于是,接水的桶桶罐罐摆满一地,叮叮咚咚的雨滴至天明。我家后院是一片芭蕉,逢窗外雨打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诗意融融……

  燕萍深爱乡间繁星闪烁的夜空,迁往灯火通明的组屋后,反倒感觉星光黯淡!我也有同感;在组屋区,想远离灯光,寻找一个可以仰望星空的黑暗角落,可真难啊!记得多年前到尼泊尔旅游,在高山上看见满天星斗,让我们这群新加坡人欣喜万分!

燕萍年幼的侄儿困在组屋里手舞足蹈,镜头转向丛林间翩翩的舞蝶,要如何让侄儿晓得与蝶共舞的快乐呢?她感慨道:这一代人到底失去了什么?其实他们已无从知道!我想起我的乡居岁月,每当黄澄澄菜花开满田野时,蜂拥蝶舞,蚱蜢跃起的美丽景致,还有被蚊虫袭击后的奇痒无比。

有机农夫要圆田园梦?

  《悄逝的记忆》第二集是近作,燕萍理性地探讨了林厝港的最新发展动向——休闲娱乐农场的建设,访问了其中一位发展商,同时也探访了林厝港的农民,了解他们所面临的困境。这也预示着即将来临的变迁将使林厝港无迹可寻,燕萍再也无从记认她魂牵梦萦的这片土地了!

  看了《悄逝的记忆》,数日来,心头萦绕着乡情难遣的淡淡愁绪,在一股前往乡间田野的强烈欲望驱使下,我来到一家耕种有机菜的农场。这里除了自家耕耘的菜圃,也将一百个菜圃中的三分之一出租给有意当农夫的有心人。那天是周六上午,我遇见几个正在租地里挥汗劳作的农人,一片挨着一片的小菜地,四周都围上了隔绝害虫的网,可透日光,不透风雨,里面因不通风而显得闷热。

  菜地上有水管,不论晴雨,一日两次自动按时喷水灌溉。因近日多雨潮湿,许多农作物叶背上都长了斑斑点点的菌,有人在堆火烧泥,希望借袅袅烟薰,让空气变得比较干燥。他们种植了各种瓜果蔬菜、草药花卉,品类多样,到处展现着赏心悦目的绿意。

  耕耘与收获,两者互为因果;农人在此耕耘,也许不仅只为成果,同时也享受着辛勤劳作的过程吧!租地耕种的农人是不是也都曾经有过一段悄逝的记忆?或者都有一个无法解开的乡居情结?他们是不是都怀土、怀林、怀旧?所以才来到这里一圆田园之梦?

  当我抱着一堆愿意分享其劳动成果的农人所售予的鲜菜步出农场,嗅着那股生生的、青青的、熟悉的菜香,心中是多么渴慕拥有一片小小的耕地……

“猫样”

Posted: October 29, 2008 in Column 专栏

早报副刊:翁燕萍《四方八面》专栏

刊登日期:29/10/08

有位老兄自我介绍后问我制作影片的哲理是什么?好大的一个问题哦,我不懂得怎么回答。倘若有,也都在影片里了。他斜了斜眼睛,露出一脸猫样再问我制作影片的目的。我说,你认为我会有什么目的?

  他的猫样并不是一脸的吝啬模样,也不是色眯眯的那种衰样,应该是那种由心质疑人的一种神态。你知道猫都有一种高傲的本质,很的样子。又不是到很有气质的那种,但是就是有一点高高在上却又很空洞的样子。他的语气中还带有一种似有非无地轻飘飘,飘到虚无缥缈的那种。非常的不实在和不踏实。他的问题太深奥了,我听不懂。

  每个人做任何一件事是一定要有目的的吧?为了成名?为了利益?等等等。你问我有什么目的。我只能说,我只知道我有股很强烈的推动力,感觉有一把声音它一定要被听到。不说我会哽在心里头难受到要死,所以我一定要把故事说出来。就这么简单而已呀!

  为了成名?拜托,成名还有很多其他的途径好不好,我需要那么辛苦吗?为了利益?唉哟!那我干脆还不如去从商什么的,还需要去拍电影,做那么容易亏本的生意吗?你真的以为我吃饱没事儿干,好玩啊?

  做事都处心积虑的人,往往都把别人所做的一些事情的出发点过于复杂化了。他们都认为每一个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一定要有目的。如果找不到一个他已经假设了的理由,他就会继续用怀疑的眼光看你。(眼睛斜斜地,没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然就是对方还有什么是不敢坦承的。

  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天底下会有人只是凭着一股傻劲、一股热忱、一股冲劲去做事罢了。打死他都不敢相信,有人做事不用脑,只用心。而且还不是处心积虑的那种心。是诚意的心、单纯的心。同样一部影片,用不同的去看,都会看见不同的东西。还是要谢谢这名公众前来观赏影片。希望他会有些小小的收获。

大拇指(学生报)20.10.08

记者:陈秋华

 

  10月2日和3日下午,启化小学的300名同学集体回到了70年前的学校,看从前的学哥学姐在戏台上上课,下课后又一起爬树、追蝴蝶和捉龙沟鱼

 

  启化小学现坐落在兀兰一带,但旧址其实在林厝港。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经历了短暂的关闭后,在1988年搬迁到兀兰。和新加坡早期的许多学校一样,启化小学是当年居民一起出钱出建成的。

 

  今年是启化小学建校70周年,启化小学的校长和三四年级同学,就以看纪录片,这别开生面①的方式,来为学校庆生。何秀萍校长一口气买了300张启化校友翁燕萍(Eng Yee Peng)拍摄的纪录片《悄逝的记忆I和II》(Diminishing Memories I&II),让师生分在10月2日和3日下午,一起到艺术之家观赏,重新认识自

己的学校。

 

  纪录片开始之前,翁导演就跟同学分享了她对母校的记忆,以及她拍摄该纪录片的原因。

 

从前的启化小学

 

  《悄I》一开始就提到了启化小学。

 

  当年的学生坐在戏台上课,两间课室中间只隔着一块板,如果其中一班在考试,而另一班在上课,前者可以清楚听到隔壁传来的琅琅②读书声!同学们应该很难想象在这样子的环境下考试吧! 

 

《悄逝的记忆I和II》说什么?

 

  林厝港在新加坡独立前是个农村。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政府因为要发展那片土地,居民只好搬离自己的家园,导演和家人就是当年受影响的居民之一。如今,林厝港家庭式的小农场已经逐渐被企业农场取代了。对这片乡土的热爱、对童年甘榜生活的怀念,促使翁燕萍重返故居拍摄纪录片。

 

  《悄I》通过跟前居民的访问,带观众走入时光隧道,缅怀③逝去的甘榜生活。

 

  《悄II》访问了目前还在林厝港种田的农民,了解他们的困境,以及他们如何在逆境④中挣扎求存。片中也谈到林厝港最新的休闲农场计划。

 

同学们的反应

 

  看纪录片时差点感动得哭了的金俊生(三年级)说:觉得很难过,尤其是当居民被迫搬走时,看得出他们很不舍……我喜欢甘榜地方够大,可以跟哥哥去树林里玩。但如果要我长期住在那里,我会觉得很闷,因为没有电脑游戏机他也表示今后会更努力读书,因为觉得跟以前的同学相比,现在的读书环境真的好多了。

 

  黄荣镇(四年级)看到有趣的部分,笑得特别大声。他说:了很想去甘榜住一阵子,因为有很多小动物。但一问他想不想长期住在那儿,他立刻摇头说:不要,那里没有风扇、又有很多蚊子,而且读书环境很辛苦。

 

  林家韵(四年级)同样喜欢小动物。她说:那里有很多树,而且甘榜的地方比较大,有很多活动的地方。

至于住甘榜好还是组屋好,家韵想了半天还是没有答案。

 

导演:希望学生认识甘榜精神

 

  当初知道学校买票支持我,觉得很感动、很窝心。小朋友看了纪录片后,就会发现从前学生读书的环境很简陋,有时还会漏水,但学生们还是努力求学。希望他们会更珍惜学校现有的设施,好好念书。也希望他们虽然没有办法经历,但也能通过这部片,认识到什么是甘榜精神。

星期五周报 10.10.08

 

文:陈秋华

http://youth.zaobao.com/friday/pages/831xd1.html

 

纪录片:悄逝的记忆

导演:翁燕萍

评分:★★★★

 

  看本地纪录片《悄逝的记忆》(Diminishing Memories)前,因工作缘故,刚带一名学生到林厝港一带体验田园生活,学生玩得尽兴之余,自己也乐在其中。

  

看了《悄》后,心头却似有块大石沉甸甸地压着,有几幕还令我忍不住落泪。《悄I》讲述导演对童年林厝港甘榜生活的眷恋,《悄II》记录了林厝港的变迁。前者道出了居民被迫搬迁的不舍;后者道出了现代农夫如何挣扎求存。

 

一辆辆铲泥机,活埋了一代人交织在这片土地上的汗水和回忆,导演就为她记忆中的林厝港举行了葬礼。

 

全片没有矫揉煽情、没有批判,真情实感却让人深深感受到在时代的巨轮下,人的渺小、脆弱和无奈。似乎,集体的记忆永远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两者永远无法并存。

  

导演说,拍了这部片后,她终于放下了心中多年的包袱。而我,虽不在林厝港长大,却再也无法以一颗轻松、平常的心去体验那一片片田园和农场。

  

林厝港,您安息吧!

======================================================

导演鼓励学生

记下想法

 

  以画面纪录过往之前,导演翁燕萍通过文字记下思路。学生时期,她就经常投稿,93年首篇被选刊的文章,她至今还收着。

  毕业后,翁燕萍没有停止写作,目前她也是早报《四方八面》的专栏作者。她鼓励学生:有兴趣写作的,继续写作,不要因为毕业

了,就停笔。

往前看?

Posted: October 22, 2008 in Column 专栏

早报副刊:《四方八面》专栏

刊登日期:22/10/08

有名大学生向我透露说从《悄逝的记忆1》中,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我对我童年时期生活过的地方的情怀。只是不管她再怎么试图往自己的记忆里面搜索,却怎么也找不到在自己小小的国度里,可以牵系着她感情归依的地方。我在完全明白她在说什么的同时,也感到庆幸。至少她被这个问题困扰,就证明她在乎。

  另一名大学生告诉我说,他家住在大巴窑。虽然没有体验过乡村生活,他却也同样可以感受到失去家园的失落感。因为他的组屋区也被翻新为更加新的新镇了。无论是已经逝去的乡村也好,或是逐渐老去的组屋区也罢,历史其实一直正在重复着同样的命运。

  还有名年仅18岁的女生电邮我说,影片也让她想起在组屋区楼下和草坪上玩乐的童年时光。几年前,她的组屋被拆除后,她和家人就被迁移到旧居的对面。儿时故居如今成了一大片草地,上面还标着“State Land: Do not trespass”(国家重地:闲人勿进)的字样。她开始怀疑,当初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拿起相机,把即将逝去的一切用影像纪录下来?

  还有,那名家住大巴窑的男生跟我说,如今他觉得他更要珍惜眼前的一切。我听了觉得很安慰。这些年轻人并不是脑袋空空,对周围环境满不在乎的小家伙。他们当中有人感叹:在国家发展的巨轮下,大家都对市容的快速变迁开始习以为常。不提出疑问的同时,还时常自我辩护地试图说服自己国家的发展比什么都重要!真的比什么都重要吗?

  发展没有错。前进也没错。往回头看其实更加地没有错!往回头看不一定就是裹足不前。往回头看不一定就是阻碍国家的发展。小幼苗有了扎实的根,不管风大雨大,有一天才有可能变成一棵粗壮的大树。

  人们的情感是重要的。记忆不是虚无缥缈的。人们有了情感的归依,既是有了归属感,才有一颗颗牵系在一起的心。国家社会核心基础的建设,难道不重要吗?

乡情

Posted: October 15, 2008 in Column 专栏

早报副刊:翁燕萍《四方八面》专栏

刊登日期:15/10/08

有人问甘榜精神还在不在,我都说不在。因为甘榜精神这四个字是一体的。甘榜都不在了,哪来的甘榜精神?把甘榜这两个字除去,剩下来的就是不一样的,甚至是没有精神了。但一个地方的灵魂从哪来?当然来自社群。没有了社群,一个地方也同样没有了灵魂。

  如果一个地方的社群改变了,当然精神也会跟着改变。有观众看了《悄逝的记忆1——记载着的是前林厝港社群、精神和风貌。他说,他能从影片和受访者的谈话中感觉到浓浓的甘榜精神,但他在最近到林厝港兜了几圈后却怎么也感觉不到昔日的乡情。我一点都不感到错愕。因为在《悄逝的记忆2》片中,新的社群和其精神的不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既然是一个新的社群了,一些现林厝港农夫把他们的农场包装成克兰芝田园而并非林厝港又有什么不妥?或许这样更好,反正要把已经不在了的社群精神和地方灵魂强硬地套在新社群的头上,也未免有欠公平。甚至是让人感觉到原本精神上的变质,带来的可能也只有心碎。

  什么是甘榜精神?就只是凝聚力强的社群精神而已吗?不好意思,还差一点。这么一点,就已经差得远了!甘榜精神除了是早期生活在乡村地区的社群中,人们互助互利的精神的简称以外,甘榜精神洋溢在空气中的还有一股浓浓的人情味。大家自我奉献和互相帮忙的基础,建立在人的感情上,而并非古铜味上。不明白的人,因为抓不到重点。明白的人是幸运的人,因为他们心中可能都曾有过某种类似的乡情。

  放映会过后,一群前林厝港居民(相识或不相识的)围绕在一起,我们很自然地用我们最熟悉的方言交谈着。说着、谈着,像是一个老乡们的聚会般,他们久久都不肯散去。空气中荡漾着的是一股浓浓的人情味——老乡的人情味。原来人们搬离了故居,搬离不了心中对故居的怀念和对旧邻居们的感情。社群是分散了,但只要人还在,精神就还在。这阵子,我感觉到阵阵昔日的乡情。

  从今天起一直到这个月底还有十场的放映会加场,我期待在每一个聚会中再次体验一下这么难得的昔日乡情。

Dear all,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support and encouragement! 😉

 感谢各位公众对《悄逝的记忆12》的厚爱。

 

As the response from the public were overwhelming for the public run of Diminishing Memories I & II at The Arts House this month, tickets for all 6 screenings were sold out within a week.  To cater for the popular demand, The Arts House is adding 10 more screenings to the films and tickets are already available for sale.

 《悄逝的记忆12》在艺术之家的首次献映中,六场放映会的门票已在一个星期内全部售完。为了答谢公众的热烈支持,艺术之家将在十月份延长《悄逝的记忆12》的公映。

 

New Additional screenings for Diminishing Memories I & II:

15 October, Wednesday, 7.30pm

16 October, Thursday, 7.30pm

17 October, Friday, 7.30pm

18 October, Saturday, 4pm 

18 October, Saturday, 7.30pm

29 October, Wednesday, 7.30pm

30 October, Thursday, 7.30pm 

31 October, Friday, 7.30pm

1 November, Saturday, 4pm 

1 November, Saturday, 7.30pm

 

 《悄逝的记忆12》加场日期与时间为下:

15/10/08 (星期三)– 7:30pm

16/10/08 (星期四)– 7:30pm

17/10/08(星期五)– 7:30pm

18/10/08(星期六)– 4pm

18/10/08(星期六)– 7:30pm

29/10/08 (星期三)– 7:30pm

30/10/08 (星期四)– 7:30pm

31/10/08(星期五)– 7:30pm

01/11/08(星期六)– 4pm

01/11/08(星期六)7:30pm

 

These additional screenings are final to conclude the public run at The Arts House.  So do book the tickets early and don’t miss the screenings again! 😉

以上十场的加场将会是《悄逝的记忆12》在艺术之家放映会的最后献映,所以请公众不要再错以上的放映日期了哦!

 

Do call The Arts House ticketing office at 6332 6919  or 6332 6914 to book the tickets as there will be no additional cost to make advance bookings.  If you get to the mailbox on the phone, please do leave your name, contact number and the ticketing officers will get back to you.  Alternatively, email tickets@toph.com.sg for bookings. 

 

公众可预先向艺术之家订票。请打6332 6919  6332 6914热线。因为预先订票并不需要格外收费,所以请公众踊跃订票了!若听到电话录音,请留下您的姓名和电话联络好让工作人员回复您的预定要求。或也可把您的订票要求电邮给艺术之家tickets@toph.com.sg

 

Thank you everyone for your support and encouragement!

I will be there at each screening for Q&A session as well. See you there!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 

我会到现场与观众有问答时间的交流。到时见!